-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

準備(二)

在絕大多數人的眼中,方程是偉大且博愛的。他會設身處地去為很多人著想!會在不特彆影響自己的情況下去幫助彆人!但是......方程這樣的人也會被一部分人誤解,說他隻是為了自己內心對這種讚美的**纔去做這些事情!甚至更有甚者會認為方程是傻的!為了某件事情,他會不惜很多代價!

但是......他們錯了,到目前為止,方程幫了很多人,而他自己冇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傷害或者是損失,而一些會影響到他身體或者是其他利益的人,她都冇有去救!

那些人隻是無知的自以為而已!

“如果去陽城的話,我陪你去!”

袁月抬頭看向方程說道!

方程衝著袁月笑了笑了,微微的點了點頭!

“這次去陽城估計不會那麼簡單,也為了防止他再留有後招兒,我和兆文這一次要分開行動!兆文,你留在海城,帶著玉陽他們其他人留在方府繼續其他的工作!擴城那邊、還有醫館和修靈學院都需要你把控著,彆讓丁興陽有機可乘!”

方程對李兆文說道!

“好,我知道了!”

李兆文向來服氣方程的安排,他的安排那是經過了各方麵的考慮的!

“一恩,你和我一起去陽城!還有......無非,你也跟著我一起去!”

無非熟悉陽城,更熟悉丁興陽,帶著他去是最合適的選擇!

“我能去嗎?”

舒情小心翼翼地問著方程,手上拉著餘一恩的衣襟,似乎詢問得有些小心翼翼!畢竟......在方程的安排中,並冇有讓舒情跟著一起去,因為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聽到舒情的問話,方程微微一怔,隨即有些為難的看了看舒情,最後目光定在了餘一恩的身上!

“嗯......”

方程有些猶豫,

“這個......其實你去也是可以的,但其實這個事情的決定權是掌握在一恩手裡的!舒情,你明白的,很多時候我們要去辦的事情都是很危險的!而這些事情我們往往不會讓你去的......其實......這是一恩,也是我們在擔心你會出現危險!”

方程實話實說。

其實這話最明顯的意思就是舒情的靈力不夠,她去了會很危險,而且他們幾個可能還要分心去照顧她,所以.......

“好吧,我知道了!”

舒情明白了方程的意思,也知道餘一恩因為害怕自己出危險,也一定不想要自己去的!再想到自己跟著去有可能會影響餘一恩的專心度,她還是把想要跟著一起去的想法給壓了下去!

“我不去了,在家裡乖乖的你們回來!”

說完,舒情拉住了餘一恩的手,目光中的意思餘一恩瞬間就懂了!

“你要小心!”

“放心,不會有事的!”

餘一恩笑著拍了拍舒情的頭!

“我也能去?太好了!”

無非這邊倒是開心得不得了!

“方大哥,你們知道嗎?我雖然一直在陽城,可是......我從來冇有在陽城的街道上光明正大的走過!更冇有過所謂的逛街,吃飯和任何正常人都可以隨意可以做到的事情,我們都做不到!我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在月黑風高的夜晚裡,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殺人、放火、陷害、搶奪,我們......我們是見不得光的肮臟!”

說到這裡,無非似乎想到了曾經自己經曆過的一些事情,他的表情漸漸落寞下去,與之前的興奮和開朗截然不同!

“都過去了!”

方程起身,走到無非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無非,你是幸運的!但是你的幸運,是你自己給你自己的!你現在的生活也是你自己爭取到的,你在當初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所以......你要一直抱著自己的這份運氣好好的生活下去!你才十八歲,大好的生活還在後麵呢!”

他笑著對無非說道!

無非看到方程那好看的笑容,不由得也重重地點了點頭!

“這一次,我就是要光明正大的走在陽城的街道上,告訴丁興陽......我不再是他那條陰溝裡的一條小蟲了!我是一個人,堂堂正正的人!”

無非眼睛裡的興奮和激動又跑了回來!

真是個單純、又善良的小孩子!

第二天白天的時候,方程還趁機去了醫館的建設工地,帶著餘一恩和舒情!舒情的身份在醫館的建立上一定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舒情這段日子恐怕要在醫館度過了!當然,還有一個方程和餘一恩心中都非常清楚的原因,那就是讓舒情忙起來,總好過讓她在家裡天馬行空的亂想一通!

此刻醫館的外觀已經初具規模,剩下的都是醫館內部的建設和一些其他附屬建築的建設!醫館整體五層樓高,底下四層是看診、開藥的地方,五層是則是辦公室、會議室以及大夫的休息室等等房間!醫館旁邊還有一棟二層小樓,是藥堂和研發室!旁邊一排平房則是醫館的食堂!

整個醫館配備十分齊全,方程很滿意!

“太好了,這樣的話,我可以帶著妞妞到醫館來學習!冇有什麼教學是比現場教學還要更好的了!”

舒情看到醫館的建設,顯得十分的開心!

此時此刻,與老蔣竟然也帶著他的兩個兒子在現場勘查,看樣子確實是十分的儘心儘力的!

“於老!”

方程看到於老便立刻走過去!

“方疆主,您過來了!”

於老看到方程,也是十分客氣的,他身邊的兩個兒子也十分客氣的朝著方程微微躬身打了個招呼!

“方疆主!”

“幾位快彆客氣了!我這邊比較忙,醫館這邊的事情確實全都麻煩您幾位了!辛苦了!”

方程十分客氣地對於老和他的兩個兒子說道!這於老的兒子看起來年齡也都得在三四十歲往上了,對於方程來說也是大哥的年紀了,他客氣一些也是正常的!

“應該的,方疆主為民著想,我們非常榮幸能夠參與其中!”

於老的大兒子微笑著開口說道!

“於大哥可言重了!”

說著,方程十分客氣地朝著於大哥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