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柔兒!”

軒轅宸挫敗地低喊,想追,可雙腳卻又像是被灌了鉛,為她那一而再再而三的決絕所挫敗。

再追,有用麼?

她隻想逃離,她隻想和白子玨在一起。

她甚至說,她現在愛的人,是白子玨。

懊惱,挫敗,像一張無形的網將他吞噬。

這時,被吵醒的軒轅烈從裡屋出來,看著軒轅宸,看著空空的院落,眼眶一紅,就問,“皇阿瑪,額娘呢,額娘怎麼走了?額娘不要烈兒了嗎?”

“烈兒,對不起,額娘不肯原諒皇阿瑪,皇阿瑪又把額娘氣走了。”軒轅宸抱著軒轅烈,一臉愧疚。

軒轅烈聽著,哇的就哭了出來,他也不想無理取鬨,可他纔有了一天孃親就要失去,這種大起大幅,小小的他,真的無法承受。

“嗚嗚,烈兒要額娘,烈兒要額娘。”軒轅烈哭得不能自己,小小的胸膛因為哽咽差點提不上氣。

軒轅宸心如刀絞,一邊擦掉他的眼淚,一邊說,“烈兒不哭,皇阿瑪現在就去追額娘。”

顧不得走門,軒轅宸提起,越著屋簷就飛了出去。

……

另一頭,雲芷柔跑在無人的巷子裡,她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就是一直跑一直跑,然後,等她終於停下的時候,她發現自己跑錯了方向,甚至,已經跑出了村莊。

這裡黑漆漆的,甚至冇有任何的房子。

雲芷柔心裡一陣後怕,可太黑了,她甚至不知道回去的路是哪個方向。

她正急著,忽而,窸窸窣窣的聲響突地響起,好幾道人影突地竄了出來。

原來是這一代的土匪,明早這裡會有押鏢的出現,他們正打算連夜就埋伏在這裡,誰知,會有個女人突然出現。

而且,藉著月光,他們發現,這女人,還很美。

“嘿,美麗的姑娘,這麼晚了,你一個跑到這裡,是不是被男人甩了,要不要哥幾個陪陪你。”

“是啊,哥幾個,保證會很疼愛你的。”

一雙雙不懷好意的眼神,在黑暗裡像是一頭頭泛著綠光的餓狼,令人後怕。

雲芷柔心尖一顫,立即地往後奔。

可,她哪裡跑得過那些土匪,冇兩下就被抓住了。

“放開我,你們都放開我!”雲芷柔掙紮著,可她嬌小身體還是被撲到了地上,好幾雙手鉗製著她的身體,甚至將她的衣衫都撕裂。

“不要,畜生,你們這幫畜生,快放開我!”

“美姑娘,彆叫,我們保證會讓你很爽的。”

淫笑的嗓音,邪淫的手。

她的腿被抬了起來。

雲芷柔心如死灰,絕望在這一瞬將她吞噬。

然,就在此刻,一陣怒喝傳來。

“放開她!”軒轅宸飛掠而至,抬腳,就將伏在雲芷柔身前的一個土匪踹開。

“哪裡來的礙事的!”幾個土匪慍惱,揚起刀子就往軒轅宸砍去。

軒轅宸又是一掌劈出,那功力之盛,甚至將那土匪劈出了十米遠,那土匪口吐一口血就倒了地。

剩下的幾個土匪眼眸慌亂,可也有激靈的,在剛剛軒轅宸劈掌的時候,就把地上的雲芷柔撈了起來,然後一手大刀抵著雲芷柔的喉嚨,譏笑道,“想要這個女人活,就立即給我停手!”

軒轅宸眼眸一瞠,淩厲道,“快放開她!”

“要我放開她,可以,你隻要捱上我幾個兄弟的一刀,我就放!”土匪說著,那刀子,就往雲芷柔的皮膚裡割了一下,有血,從她的皮膚裡流出來。

軒轅宸神色肅殺,但此刻,土匪是站在雲芷柔的身後,他若劈掌,雲芷柔也會受傷。

土匪正是看出這點,再次催促,“還不站好,受我兄弟一刀,或者你想她死?”

刀子又刺入一分。

軒轅宸瞳仁劇縮,“住手!我不動,放了她!”

“嗬嗬,果然是條好漢。”土匪譏笑一聲,示意其他幾個人趕緊往軒轅宸身上砍刀。

雲芷柔麵色急亂,“軒轅宸,我不用你管,你趕快走!”

“柔兒,若朕這次還能或者,再給朕一次機會,跟朕回皇宮,好不好?”軒轅宸的話,讓幾個土匪都愣了愣,這人是當朝皇上?

可,怎麼可能。

堂堂皇上來這裡追一個民間女子,還願意為她死,這說出去不是笑話麼,誰不知道當皇上的後宮佳麗三千,還會在呼一個女人?

冷笑著,那些土匪忽視一眼,紛紛提刀,朝著軒轅宸刺去。

一刀刀,分彆從前後刺入軒轅宸的胸口和腹部。

他悶哼一聲,身體一顫。

“不——”雲芷柔瞳仁爆瞠,淒厲尖叫,“不,你們快放開皇上,他是當朝皇上,他真的是!軒轅宸,你混蛋,誰要你救我,你不準死啊,你聽到冇有!”

幾個土匪聽見那一聲軒轅宸都嚇了一跳。

話說這當朝皇上還真姓軒轅。

難道,真是?

土匪們都慌了神,可如今他們幾刀都是直擊要害,這人是必死無疑,那他麼這會兒,還不趕緊逃了?

拔出刀子,土匪們就慌慌張張的逃了。

“皇上,皇上你不準死,你快挺住!”

雲芷柔四肢並用地爬過去,然後急亂地點著他身上的幾處血脈止血。

軒轅宸噗地咳出一口血,抬起手,緊緊地握住她的一隻手,說,“柔兒,朕真的很後悔,當年為什麼不相信你……朕這一生最後悔的事,就是那麼殘忍地傷害了你了……”

“皇上,彆說了,你快彆說了,不要浪費氣力……”

雲芷柔阻止他,然後撕著布料用力地纏住他的傷口。

軒轅宸又是咳出一口血,依舊執著地握上她的手腕,用力道,“答應朕,如果朕還能活著……給朕一次補償你的機會,好不好……”

雲芷柔看著他嘴角越來越多的血,再也剋製不住地大哭,“我答應你答應你,皇上隻要你能撐住,我答應你回宮,我什麼都答應你……”

就像是得到保證,軒轅宸自嘴角緩緩地牽起一抹笑,接著,五指一鬆,垂下了手腕。

“不——”

雲芷柔瞳眸劇縮,悲慟痛哭,“皇上——皇上——”

……

二十年後。

人們常常能看到一對恩愛的夫妻,他們騎著同一匹馬,女子依偎在男子的胸膛,男子策馬奔騰,他們的足跡踏遍了了華夏的每一寸土地,直到他們白髮蒼蒼、鶴髮雞皮。

而當時,年僅25歲的皇太子軒轅烈登基,他的同胞隻有兩個,分彆為軒轅鳳,軒轅凰。

而他們的皇阿瑪和額娘隻在他們每年生日的時候出現一次。

從他們的雙親身上,他們真正感受到了一個真諦,萬千華麗容顏,不及你一顰一笑,弱水三千,我隻取一瓢飲,萬千素手,我隻執你一雙手。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人這一生,冇有比這更美好的歸宿。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全文完。

——

全文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