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霄感受到眼前兩人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氣勢,當下一聲怒喝,湧動的紫色元氣瞬間沖天而起。

隨著北霄一聲怒喝,他身後六十多名城主也是嘶吼著,使出全強的力量,朝皇甫閔和淩明昊二人轟殺過去。

一隻紫色元氣凝形而成的巨大飛鳥展翅朝兩人襲殺過去。

皇甫閔兩人同時出招,兩股磅礴的元氣攻擊朝紫色巨鳥轟去。

半空之中一聲巨響傳開,恐怖的氣波傳向四周。

離得近的幾名城主被當場震飛出去一百多米,身體朝下方急速墜落下去。

而北霄則是被震的在空中連續後退七八步才穩住身形,胸腔內的氣血在翻湧,麵容驚駭的看向對麵半空中的兩人。

這時皇甫閔一揮手,包圍在四周的上百名血衣衛同時朝幾十名城主發出震天怒吼襲殺過去。

“國師大人,長公主交給我,你去解決那些逆黨吧。”皇甫閔冷喝一聲,右手持劍朝對方人群之中的北霄急速斬殺過去。

“保護長公主,絕不能讓她被奸人所害。”一名城主怒聲大吼,而後揮劍朝著淩明昊麵色猙獰廝殺過去。

淩明昊一揮手,一道流光瞬間將這名城主身前的元氣防禦給擊穿,流光刺入他的心臟,一口鮮血噴出,身體直接朝地上墜落下去。

ps://m.vp.

慘叫聲和廝殺聲在空中不斷傳開,下方的幾萬名還不到焚天境的將士內心無比惶恐的看著天上的混戰。

他們既憤怒又害怕,憤怒的是自己的城主和長公主眼下已經陷入了劣勢。

害怕的是他們麵對的是皇朝最高層的三個人,這放在以前,他們是絕對不敢相信的。

北霄看著撲麵而來的青色流光,一拳打出,將這道流光轟散。

再一眨眼,皇甫閔連揮數劍,青色流光帶著恐怖的殺意直刺麵門而來。

北霄運轉紫色元氣打出去抵禦,卻被皇甫閔怒吼一聲直接破開,一股恐怖的青色元氣直襲北霄麵門。

周圍幾名城主見狀怒吼著飛身擋在了北霄身前。

轟!

一聲悶響爆開,三四名城主瞬間震飛後朝地麵急速墜落下去。

眼看著身邊的六十多名城主已經有一大半重傷墜落了下去,北霄的心裡越來越慌亂了。

“長公主,不要戀戰,跑,快跑!”一名受傷的城主一劍擊退幾名血衣衛,衝著北霄這邊嘶聲怒吼。

北霄看到形勢已經無法逆轉,揮淚轉身朝南邊急速飛去。

這時一道人影突然從高空落下,淩南宇手持長劍攔在北霄公主的去路前方五百米之外。

“跑嗎?大姐,我記得你可不是喜歡逃跑的人啊。”淩南宇說著身上的元氣快速湧動起來。

“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北霄突然獰聲怒吼,揮劍朝淩南宇斬殺過去。

就在北霄和淩南宇交手的時候,後麵的皇甫閔也追了過來。

一道青色流光重重的砸在北霄身後。

轟!

噗!

北霄身體猛地往前一個踉踉,張嘴吐出一道鮮血。

而這時淩南宇手中的利劍已經在元氣包裹下脫手而出,如一道流星朝北霄的腹部急速刺去。

噗嗤!

長劍刺進了北霄的右下腹,劇烈的痛楚傳遍全身。

北霄仰麵朝上,身體朝下方直直的墜落了下去。

她看著斜陽如火的天空,眼前浮現出了君父的笑容,她閉上眼睛,嘴角勾起笑容,眼淚滑落下來,喃喃道:“君父,女兒馬上就來陪您了。”

冇有意外發生,六十多名城主,當場被斬殺二十人,剩下四十人被全部活捉。

北霄在落地之前就被皇甫閔抓在了手裡,然後用鎖元繩給綁了起來。

而一百多名血衣衛也死傷過半,但這樣的結局,後麵的四萬多名將士不敢動了。

淩南宇和皇甫閔三人站在麗雲門城門之上,高高在上的看著下方被鎖元繩綁著,跪在地上的北霄和幾十名逆堂,臉上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把這些逆堂全部給我吊起來,示眾三日,三日後,抽筋剝皮,以示天威。”淩南宇揮手朗聲喝道。

下方眾人齊齊高呼:“聖皇英明神武。”

之後北霄和剩下四十多名受傷的城主,被血衣衛用鎖元繩綁著,用繩索吊在了城門之上。

皇城戒嚴解除之後,百姓們都開始從家裡走出來。

很快就有百姓發現了懸掛在麗雲門外的北霄公主等人,隨後圍觀者越來越多,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淩明昊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朝旁邊的淩南宇沉聲道:“聖皇,我認為,應當儘快將這群逆黨處死。”

“哦?為何?”淩南宇似笑非笑看向身邊人。

“我總感覺……龍浩冇死。”

聽到這話,淩南宇哈哈大笑起來:“冇死?龍浩冇死?那我還巴不得他不死!”

“龍浩若是真的敢再踏入皇城,我將親手將他的腦袋割下來。”

“國師大人多慮了,上次我們三人就輕易的將龍浩重傷,他雖然和北霄逆賊關係不錯,但若真的敢來冒犯,便是自找死路!”皇甫閔也是一臉冷笑說道。

這時身後一名血衣衛頭領快速走來,單膝跪地說道:“聖皇,監國,國師大人,剛剛收到天鷹城那邊傳來的訊息。”

“說是發現了幾個高手經過天鷹城上空,疑似秦濤和那四名逆將。”

“你是說秦濤和龐茂他們?”皇甫閔立即斜眼看向手下。

皇甫閔朝聖皇看了過去,擰眉道:“這幾個逆賊之前逃到了北涼國,現在竟然敢悄悄南下。”

“經過天鷹城,那便是往皇城這邊來的。”

“他們幾個是來營救北霄的?”皇甫閔眼神半眯起來。

淩南宇冷哼一聲道:“本皇冇去找他們,他們卻主動送上門來了,那就等著吧。”

“是龍浩。”這時淩明昊沉聲開口。

“聖皇,現在開始,應當全城戒嚴。我有預感,此次的事情,不簡單!”

聽到淩明昊的話,皇甫閔和聖皇都皺起了眉頭。

“那就聽國師的,今晚入夜後,全城戒嚴。命天安城城主時刻警戒,隻要發現龍浩的行蹤,即刻傳音過來。”淩南宇眼神陰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