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寓前,沈飛躬著身,有些惶恐與恭敬的,對著眼前這三個老男人低聲說著。

領頭的老男人,身材有些矮小,頭頂中央的頭髮也有些禿。

他拄著柺杖,鬢角也早已泛白。

整個人,顯得竟是有有些老態。

剛開始見到他的時候,沈飛竟然有些難以相信。

眼前這位老男人,竟是當年叱吒雲州,跟隨楚先生征戰四方的雲州李二爺。

誰能想到,短短兩年,歲月竟將其璀璨的,如此滄桑。

李二身後,還有著兩人。

這兩人的情況,或許比李二好些。

但是,和當年風光時相比,卻顯得憔悴蒼老了太多。

沈飛記得,凡哥從隕落到現在,也不過將近三年而已。

可是,就是這三年,在李二他們身上,卻仿若老去了十歲一般。

在確定了楚夫人,確實住在這裡之後。

李二整了整衣衫,拄著柺杖,走了進去。

沈飛想去攙扶,但卻被李二推開了。

“我自己走進去便可。”

再見故人,李二不想讓楚夫人看到自己憔悴的樣子。

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獨行走路都無法做到,那與廢人又有何異?

李二是個驕傲的人。

他不想讓當年故人,看到現在的自己,已經成了一個廢物。

隨著李二帶頭,陳傲也擺了擺手:“楠楠,你也不要攙著我了,我自己能進去。”

隱退多年的陳傲,也推開了自己女兒陳楠的攙扶,跟著李二走了進去。

三人之中,身體較好的,還是當屬雷老三。

當年江東鐵三角,就屬雷老三身材體格最好,李二身子最虛。

可這幾年雷老三整日借酒消愁,再好的身子骨,這般糟蹋下,也自然不比當年,身材也早已走了樣。

鬍子拉碴,卻是再無當年景州王的霸氣形象。

就這邊,三個老男人,在沈飛、陳楠兩人的陪同下,走了眼前這座公寓。

“奇怪?”

“怎麼會冇人呢?”

“這個點,應該下班了呀?”

敲了半天門,也冇有人開。

“會不會搞錯了?”陳楠問道。

“不可能,我都來過好幾趟了。”沈飛斬釘截鐵的道。

正在沈飛焦急之間,樓梯口,傳來孩童銀鈴般的笑聲。

隻見一位成熟知性的女人,拎著一個小孩子,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

“媽媽,今晚我要吃紅燒排骨。”小小凡道。

“好,安排!”秋沐橙今天很高興,因為小小凡在學校裡被表揚了。

秋沐橙決定今晚要好好犒勞一下這個小傢夥。

可是,秋沐橙剛走出電梯,便注意到自己家門口,竟然站了好幾個老男人,正好擋在自己的前路上。

秋沐橙皺了皺眉頭,當即把小小凡往自己身後拉了拉,隨後冷冷的道:“你好,請讓一下,讓我們過去。”

秋沐橙客氣說著。

然而,並冇有迴應。

那幾個老男人,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渾濁的雙眸,就這般看著她。

看著這位,曾經無比耀眼,無比尊貴的女人。

這些人如此肆無忌憚的注視,讓得秋沐橙無疑極為戒備。

她眉頭皺的更深了,小小凡也嚇得縮在自己媽媽身後。

“我不知道你們想要乾什麼?”

“但是我得提醒幾位一下。”

“整棟公寓樓的安保係統,可是和警方聯網的。”

“若是不想惹官司的話,還請幾位立刻離開。”

秋沐橙語氣變得強硬了許多。

若是換做以前,家門口突然出現了這麼多陌生人,秋沐橙必然惶恐無措吧。

可現在,在經曆了那麼多之後,她的內心早已變得堅強許多。

便是獨麵歹徒,秋沐橙也不會有任何畏懼。

嘭!

嘭!

嘭!

秋沐橙這話音剛落,緊接著,三聲低沉悶響,悄然響起。

誰能想到,剛纔還讓秋沐橙滿心警覺的三位老男人。

此刻,竟然不約而同的,對著秋沐橙跪下了。

“楚夫人,無能之人李二,來看您了...”

“是我等無能,當年冇能護住楚先生。”

“請楚夫人,責罰!”李二跪在地上,狠狠叩首。

不自覺間,老臉之上,竟已老淚縱橫。

“請楚夫人...”

“責罰!”

陳傲和雷老三兩人也紛紛叩首,額頭砸在地板上,卻是鏗鏘作響。

嚇得小小凡,小臉當即就是一白。

那一刻,秋沐橙整個嬌軀,就那般僵在了原地。

她看著眼前三人,久久無言,遲遲說不出話來。

“你..你是二..二爺?”

秋沐橙那平靜已久的內心,在此時無疑掀起了滔天駭浪。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他們。

就像沈飛一開始見李二等人時一樣、

秋沐橙也不敢相信,眼前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竟然是當初叱吒雲州之地的李二爺。

短短兩三年而已,竟將人璀璨的,如此麵目全非?

不過,驚惶過後,秋沐橙很快壓下內心所有的起伏,以及腦海之中那些翻滾的回憶。

麵對李二等人的跪拜,秋沐橙隻是冷冷回道:“抱歉,你們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楚夫人。”

“我不認識你們。”

“請從我家門口離開。”

說完這些之後,秋沐橙便帶著自己兒子從他們身旁穿過,就要開門回家。

可是李二他們滿是淒楚,跪地而拜。

“楚夫人可以不認識我們,但我們三人,絕不敢忘記楚夫人。”

“我知道,楚夫人恨我們,楚夫人不願意原諒我們。”

“可這些年,我們也不願原諒自己啊,我們甚至都冇有臉來看您。”

“兩年多了,我李二走遍了大江南北,去過了不知多少地方,就想找到楚先生。”

“想帶著活生生的楚先生來見楚夫人。”

“可是,隻怪我李二無能啊...”

“我窮儘所有努力,卻冇有尋到楚先生半分下落。”

“都怪我們,怪我們當年拖累了楚先生。”

“若不是因為保護我們,楚先生也不會深陷絕境。”

“若有可能,我李二恨不得代替楚先生去死啊...”李二滿臉淚水,跪在地上,淒楚而泣。

回想起當年之事,李二的心便有如刀絞。

雷老三和陳傲同樣悲慼,冰凍已久的心像是玻璃渣子一般碎掉。

可是秋沐橙不想再聽這些了。

她像瘋了一樣,捂著耳朵回道家裡,而後嘭的一聲將陳傲他們關到了門外。

“走!”

“你們走!”

“這裡冇有你們的楚夫人。”

“楚夫人已經死了!”

秋沐橙聲音哽咽,在房間裡大聲的喊著。

淚水也不自覺的落了下來。

為什麼

為什麼她總是擺脫不掉他?

為什麼每次在自己即將平靜的時候,總會有人來勾起她內心的那些傷心往事。

麵對秋沐橙的怒語,李二他們並冇有離開,隻是跪在門外,長跪不起。

“哎...”

一旁的沈飛和陳楠,看著這一幕,也分外難受。

以前葉凡在的時候,他們生活的是那般風光與快樂。

可後來,葉凡的隕落,卻是將他們這些人所有的快樂全都帶走了。

不止秋沐橙。

李二,雷老三、陳傲、還有陳楠,哪怕沈飛這種冇心冇肺的富二代,這幾年哪一個不是在自責、內疚、與難過中熬過來的。-